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0年11月26日 星期五

台灣俗語真言

謹以此書紀念──
位於大稻埕港町(今貴德街),
我的家──「莊協發商店」六十週年,
從己已年(1929年),一直到現在。
雖然,鄰近的「台灣文化協會」港町講座、
     「興中會」台籍會員吳文秀的故居、
      稻江歌人醫師林清月的診所、
      已經煙雲過眼;
但是,這間三角窗紅磚仔厝,
必將如同產生於這條巷子的──
台灣歌謠 ──「望春風」,
「久久長長」,印在我的心坎。  1989年初版獻詞)
自序

從俗語中淘出真言來(寫於1988年冬至之日)

《台灣俗語真言》是我的第六本書,也是「台諺淺釋」的第四本書;去年,我請台大李鴻禧教授給《台灣警世良言》寫序,他在序文提到我是:「三十歲出頭仔的讀冊人」,其實,我已春秋四十五;因此,我除了將三十改成四十外,還沾沾自喜,因為我的外貌騙過了李教授的慧眼,想不到自己看起來還「足少年」。

想不到,年齡距半百,還有一段距離,竟然在一年內衰老的如此神速;「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我已「享受」了兩項,唯有頭髮尚未蒼蒼,不過,愈來愈多的白髮和愈掉愈多的黑髮,使我已有了「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的無奈感!

年紀徒增,覺得要做的工作愈多;還有兩年多,我就可以做「勞動基準法」,因工作滿二十五年來,從「上班族」的位子上退休。二十二年來,我苦守、死守著一個工作,「走傱」的目的,只為了生活上的安定,那一天,從這仿似乎是朝六晚六的職位上,「功成身退」的時候,將如何度過餘生,是不得不提前加以考慮,我曾想著:如果在退休之前,一共出版了十二本書,而每月能拿到其中一本書再版的版費,每月不是都有一筆不無少補的固定收入嗎?那生活就不虞匱乏了。然而,如此如意算盤,是「會曉算,昧曉除」。事實上,我的書無法暢銷,如何每一本書每年都有再版的機會?例如,早先出版的《台灣第一》第一、二冊,雖即將在書市上消聲匿跡,但是,倉庫還存放了一堆風漬書,再版的機會,可以說等於零,出版商說:「再版就變成了庫存書了。」

不過,「計畫」雖不得逞,我的「台灣系列」叢書,還是要寫,直到「心有餘力不足」之期。明年,要付梓的書除了《台灣俗語真言》外,還有《台灣歷史上的今天》、《台灣風情鄉土詩》、《台灣名人小札》,而且寫作的「檔期」也滿,上半年執筆《重修台灣省通志人物志人物傳篇》,下半年寫《台南名醫──韓石泉傳》;因此,為鄉梓盡心、盡力,我可以無愧的說:決不顧責任!

「獨白」如此之多,似乎不在寫「序」,但是「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相信,讀友不以為意吧!好了,言歸正「序」。

洪自誠的《菜根譚》、呂坤的《呻吟語》,還有不少結集的格言嘉箴,如《智慧的花朵》、《人生的燈塔》、《勵志小品》、《某某語錄》、《某某知勉錄》……,書中的句子,大家都奉為圭臬,寫文章時引用之,演講時引用之,彷彿不說上幾句,不能顯示自己博學多聞,但是,祖先流傳下來,以父母話講的俚諺,卻羞於啟口,實在值得大家去關注。

如果說,俚諺是「老生常談,平淡無奇」也吧,偏偏它是「小生不談,意境雋永」。這是我要「淺釋」台諺的原因。

一句台諺,可以是一句殷切的叮嚀話語,可以是一首美妙的短詩,也可以是一篇精闢的「極短篇」,和一句可以思索無窮的哲語,如此真、善、美的「語言」,我們能任其消失於「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上嗎?借用美國名雜誌主筆哈洛德文萬斯的一句話:「我們在文辭的殿堂頂禮膜拜之際,卻輕忽了建構這些殿堂的磚石和灰泥。」

我不是僅以懷舊情懷記敘這些台灣諺語,因此,不管是曠野的跫音也好、空谷的吶喊也罷,所擔心的實在是這些「俗語真言」的消失。

不是序的「獨白」,竟然較是字的「心聲」,來得長,如此之序,是否為序?我不知道,但是,是為序。

篇目
一人煩惱一樣,無人煩惱相親像/一更散,二更富,三更起大厝,四更五更走昧赴/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人牽不行,鬼牽溜溜走/人情留一線,日後可相看/三歲雕皮,五歲刻骨/三寫四不著/世情好歹若不知,聽人怎樣唸歌詩/老人不講古,少年不識寶/好子好 迌,歹子不如無/好事無相請,歹事才相找/好嘴昧蝕本/好譽無過三代/有手伸無路,有腳行無步/有後台,才行有腳步/有量著有福/有儉才有底/有樣看樣,無樣家己想/在生無人認,死後歸大陣/刮魚刮到鰭,做事做透枝/拐人在室女,扐落油鼎煮/抱囝半眠,飼囝半飽/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柄驚死,放驚飛/省事事省/俗物無好貨/食投路無閒一個人,做生理無閒一家人/食緊弄破碗/食錯菜,人參一石;食對藥,青草一葉/相罵無揀嘴,相撲無揀位/相讓食有偆,相搶若食潘/倩人哭無目屎/家己睏桌御,煩惱別人的厝漏/拳頭母大粒,提去食/做田要有好田底,娶新婦要揀好娘奶/偷食昧曉拭嘴/唸歌唱曲解心悶/無是苦,有是惱/萬事不由人計算,一生攏是命擔當/嫁護雞,隶雞飛;嫁護狗,隶狗走/輒罵昧聽,輒撲昧痛/緊事三分輸/慣習變自然/膨風水蛙割無肉/豎厝着好厝邊,做田着好田邊/頭家量,薪勞福/頭燒燒,尾冷冷/關門着閂,講話着看/讀冊讀半死,出業做苦力

附篇:台灣搖囝仔歌選粹

書籍資料按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