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

「力」與「勇」的文化演講

1925年今日(3月15日),「台北青年體育會」在大稻埕的「港町文化講座」舉行連續三晚的「獎勵體育大講演會」,聽眾十分踴躍,令人有「吾台體育之前途是大有望焉」的感覺。

「台北青年體育會」是台灣文化協會策動的青年會、讀書會、體育會、科學研究會、婦女會、平民俱樂部等諸多團體之一,同年8月14日又後援「景尾(景美舊名)青年有志」主辦的「體育講演會」,當夜7時,在尪公廟(祀奉保儀尊王)內舉行,至11時始散會,民眾擠塞廟內,大飽「耳」福。依《台灣民報》所刊,演講的「辯士」(主講人)和講題如下:

王南山:「怎樣使身體強壯」
連太空:「力」
翁澤生:「弄獅與子弟」
弘洙:「勇」
玉鵑(女):「對女子體育的管見」
玉鵬:「人類之水平線與體育」
細華:「體育與目的」
連溫卿:「所感」(即「結論」)

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

「稻江音樂家」王雲峰(下)

王雲峰晚年照,這張珍貴老照片的取得,係由王雲峰之子交由莊永明翻拍而來。

1932年今日(3月12日),上海聯華影片公司於前一年攝製的「桃花泣血記」默片在大稻埕永樂座劇院上映,這部「以桃花起興,描寫喜怒哀樂」的愛情悲劇,如上篇所述,王雲峰譜曲、詹天馬填詞的電影宣傳歌〈桃花泣血記〉,一曲而紅,在台灣傳唱。

不久,〈桃花泣血記〉也飄過黑水溝,流行到對岸中國的福建廈門。王雲峰於戰後加入「台灣警備總司令部交響樂團(今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前身),一次,團員中有人在練團休息時間吹奏起〈桃花泣血記〉來,從「唐山」隨行政長官公署陳儀長官來台的團長蔡繼琨,正好走了進來,聽了此曲,好奇的發問:「你們台灣人怎麼會這一首廈門流行的電影宣傳歌?」蔡團長表示他在廈門聽到有人哼唱這首歌,而且當地還很流行的。團員馬上指著王雲峰說:「他就是〈桃花泣血記〉的作曲者。」蔡繼琨才恍然大悟,這首日本時代台灣人的創作歌曲,竟然已經跨過海峽,從台灣過唐山,傳唱到「中國人」的耳朵去了。

在台灣警備總司令部交響樂團時期,王雲峰擔任管樂隊隊長,樂團的成員不僅有他在日本時代帶領的永樂管絃樂團的授業弟子;他的女兒王麗仙和女婿薛耀武也是樂團的要角,一位拉小提琴,一位吹豎笛。

2020年2月18日 星期二

「稻江音樂家」王雲峰 (上)

年輕時的王雲峰,風采迷人。右圖為「怪紳士」上映前的報刊報導。

1933年今日(2月18日),台灣電影「怪紳士」於大稻埕的永樂座劇院首映,這部電影的同名宣傳歌是由王雲峰譜曲,1930年代蓬勃發展的台語流行歌曲風潮,王雲峰是跑第一棒的作曲家,1932年他和同為大稻埕名辯士的詹天馬兩人一譜曲、一作詞為上海電影「桃花泣血記」在台放映時共同創作的同名電影宣傳歌,是第一首台灣流行歌曲。〈桃花泣血記〉的成功,也使得王雲峰一曲揚名,而成為台灣古倫美亞(今譯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專屬作曲家。

王雲峰,本名王奇,1896年生於古都台南,他的音樂啟蒙老師是一位日本海軍退役的樂師岩田好之助。岩田悉心傳授他音樂知識外,還推薦他往日本深造。17歲時,王雲峰負笈東瀛,進入東京神保音樂學院深造二年,返台後定居大稻埕,投入電影事業。

彼時電影還是默片的時代,默片顧名思義為無聲電影,且為黑白片,因為是無聲的「啞巴戲」,所以需有「伴樂士」現場演奏出「身歷聲」的音樂,再加上「劇情解說人」的解說,來幫助觀眾欣賞及了解劇情,因此,默片的放映,演奏的「伴樂士」和說故事的「辯士」,非常重要。

2020年1月2日 星期四

台日空運起飛

日本航空輸送株式會社發行的宣傳摺頁,包括了台北-福岡線與台灣島內線地圖,從地圖可見,福岡是飛往日本各大城市與朝鮮、滿州國的轉運航站,台灣島內線也包含了1937年啟用的台南至馬公線。
1936年今日(1月2日)早上7時,台、日民航空運起飛,8人座的かりがね號飛機,搭載了官員及報社記者,於細雨中飛往那霸,11時48分抵達,比預計早40分。補給燃料後,下午1時37分,再由那霸飛回台北,因天候不佳,至17時15分始返抵台北松山飛行場(機場)。

台灣與日本之間的民航空運開始於1930年代,1931年10月、1934年7月,曾進行過兩次試驗飛行,1933年,台日、台灣島內飛航計畫大致擬定。

1935年,日本遞信省通過設立台日航線的補助款,該年,台灣總督府舉辦了空前規模的「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台灣博覽會」,這場博覽會創下了20世紀台灣最大博覽會的紀錄,會前、會期間有非常多造勢活動,為了壯大聲勢,遂提前在開幕(10月10日)前的10月8日舉行福岡-台北的首航,博覽會期間,每周飛行一次,但僅限郵遞空運。

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

新生大戲院

新生戲院外觀,外牆巨幅看板為國聯與台灣製片廠合作之鉅片「西施」,該片耗資2千萬元拍攝,為當時為止最大手筆拍攝的國片,片長3.5小時,分上下集放映。「十年生聚,十年教訓,臥薪嘗膽,句踐復國」的主題,契合了當時國民政府「反攻大陸」政策,獲得政府支持,1965年10月22日於新生戲院舉行盛大的首映典禮,演員隨片登台造勢。下圖為新生戲院「西施」本事(電影劇照與劇情解說宣傳單)。

一個城市的地標建築會隨著時代而不同,1950年代中期,台北市最高的民間建物是建台公司,即1932年開業的菊元百貨店,1956年今日(12月31日)落成的「新生大樓」取而代之,成為當時不只是台北市、也是「自由中國」最高的民間建築。

新生大樓矗立於台北市衡陽路、中華路口,占地460餘坪,樓高六層,巍峨聳立,為西門町鬧區超大地標(彼時中華商場尚未興建)。建造者為光復後崛起的「地產大亨」周陳玉樹,於1955年春起建這棟商辦大樓,至1956年9月,一樓已有商家進駐營業,包括建新百貨公司衡陽路門市部、上海老天祿、葛蘭委託行等,而新生大樓最主要的事業體「新生大戲院」,由周陳玉樹的「新生影業公司」經營,開啟了其「電影大亨」事業。

1956年12月31日下午3時,新生戲院舉行落成暨開幕酒會,當晚首映好萊塢電影「金殿福星」,翌日即1957年元旦,正式開始營業。

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

大東亞戰爭 1 珍珠港事變

1942年12月8日台北州宣傳「大詔奉戴一周年」活動的海報,該活動由台北州勞務協力會、皇民奉公會台州支會合辦,在精神、物資總動員的戰爭時期,增產報國是常出現的愛國標語之一。
1941年今日(12月8日,美國時間為12月7日))清晨,「珍珠港事變」爆發。

自1937年日本啟釁「侵華戰爭」以來,戰爭已逾四年;1941年7月,英、美二國凍結日本在外資產,日本的國際貿易幾乎全部停頓。11月26日,美國要求日本把所有陸、海、空、警撤出中國和越南戰場。

為確保既得勢力和戰略物資,日本決心和美國一戰,遂於1941年12月8日清晨,在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策劃下,日軍偷襲美國在夏威夷的海軍基地珍珠港,摧毀、癱瘓了大部分美軍艦隊。上午11點,日本昭和天皇頒布對英美二國「宣戰詔書」;翌日,美、英對日本宣戰,「太平洋戰爭」爆發。

12月12日,日本內閣發布以「建設大東亞新秩序」為目標,這場戰爭定名為「大東亞戰爭」,即包含了仍在持續的侵華戰爭(日本稱為「支那事變」)與對美、英戰爭。

2019年12月1日 星期日

台灣總督府土木部落成

土木局明信片,寬廣的馬路和人行道、植栽優美的行道樹、下水溝等設施,在在都是日本人努力打造「島都」台北為「文明城市」的象徵。路上有騎馬者(日本軍人或官吏)、騎腳踏車者(腳踏車價格昂貴)、坐在人力車上者(苦力車夫多為台灣人或中國人)、步行者(類似官廳職員)、戴斗笠者(台灣農夫或苦力),不同階級,不經意在此交會。

1909年今日(12月1日),台灣總督府土木部落成,12月16日,開放公眾參觀,20日開始辦公。這棟壯觀的三層樓紅磚造建物,「建築之高,實為台北第一,構造又為全島第一。樓三層,可望四方,自古亭庄迄大稻埕各端。無不歷歷在目焉。

土木部大樓興建於1907年,經費約20萬元,建築師為日本時代重要官署建築師──森山松之助,他於1907年來台,土木部為其第一個大型官署建築,馬薩式屋頂、入口門廊的西洋複合柱式,氣勢宏偉,白色與紅色交錯,色彩的變化,極具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