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臨海道路」通車

1930年代「臨海道路」石硿子大理石隧道的山海景緻,後方的巴士為「東海自動車會社」所有,該公司為台北、花蓮港的日籍商人合資設立,長期壟斷臨海道路的路權。
1931年今日(6月26日),蘇澳到花蓮的「臨海道路」通車。

這條號稱「絕壁三十一里」的道路是台灣「前山」通「後山」的孔道,前身為清末1874年日軍攻打南台灣的「牡丹社事件」後,沈葆楨奉派來台「開山撫番」時期所建的「北路」。先後由台澎道夏獻綸、提督羅大春負責督建,從蘇澳到花蓮港開鑿山路,全長33里(清里200里)、路寬5尺至10尺不等,當時在蘇澳的起點設有「開路里程碑」,沿路均設有防衛站,但沈葆楨去職後便荒廢失修。

日本據台之後,為統治及開發之需要,先是鎮壓漢人武裝抗日的「土匪掃蕩」,繼而針對日本人眼中的生蕃——台灣原住民,展開「南撫北討」的「理蕃」政策,居住在高經濟價值樟腦區的北部泰雅族,遭受武力征討。1909、1910年間,日警設置南澳隘勇線、興建宜蘭經蘇澳到南澳的道路,路寬3尺。1914年,日人殘酷鎮壓太魯閣族的「太魯閣之役」結束後,即決定開鑿蘇澳到花蓮港的道路,於1916年6月1日動工,先從蘇澳這端開始興建,之後則南北兩端同時進行。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來自1946年6月的一張明信片

井上伊之助寄給杜聰明的明信片正面,信件內容談到瘧疾疫症續發以及預防、診療等事務。

這是一張戰後初年的明信片,因為郵戳模糊,放大辨認,可以得知是1946年6月。彼時,日本已戰敗,台灣已光復,這張明信片左上角所貼的郵票,雖是方寸之物,但卻是一個「大時代」的產物。

這枚5錢郵票,是大東亞戰爭末期,日據下的台灣所使用的低值郵票,因日本戰敗投降,接收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為使郵政繼續運作,乃將「大日本帝國郵便」的殘存庫房郵票,一律在票面上加印「中華民國台灣省」發行使用。

明信片寄出地點是宜蘭的天送埤,而寄達的地方是台北市東門路。東門路、天送埤,是「改朝換代」後,曾存在一時的地名,而今已成記憶痕跡。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台鐵「觀光號」啟用

1963年「觀光號」加裝冷氣,空調承造商特別在報紙刊登廣告,祝賀此一創舉。

1961年今日(6月18日),當代「台灣鐵路史上最高級列車」的「觀光號」開始營運。

「觀光號」的名稱,和之後具有濃厚政治意涵的光華號、莒光號、自強號,明顯不同,這應該與當時觀光事業在台灣經濟發展上日漸重要有關,畢竟長久以來鐵路運輸是觀光旅遊的「主動脈」。觀光號啟用前幾個月,台鐵為了配合發展觀光事業,在台北、台中、彰化、嘉義、高雄等大站設立觀光服務中心 ,並調派對號快車的「快車小姐」駐點服務。

觀光號火車頭的列車標誌,非常特別,大圓牌上面有「觀光號」三個紅色大字,下面是台灣省地圖和法文Bienvenue(「歡迎」之意),可說是推動觀光的象徵。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台北大轟炸

約1920年代初期的台北「城內」空照圖,圖上標示的Taihoku(日語的台北)Park,即今二二八和平公園,戰爭時期,公園內挖了許多防空洞,1945年5月31日台北大轟炸時,公園內落彈嚴重,彈坑累累。本圖藍圈標示之1台灣總督府、4台北第一高女、5台北醫院、台北帝大醫專部,均受創嚴重;紅圈標示之2總督府圖書館與台灣電力株式會社、3總務長官官邸,則遭炸毀,消逝於歷史的硝煙之中。

1945年今日(5月31日),一百多架美軍B-24轟炸機在台北市區猛烈轟炸,重創台灣統治中樞的台北「城內」區。

「盟軍轟炸,驚天動地」,從光復初期流傳的「五天五地」第一句,可見日據末戰爭時期美軍瘋狂濫炸台灣的程度。當時,同盟國空軍對台灣逐步採取「區域性轟炸」,除了對有形建物或軍事設施造成損害外,更打擊無形的民心與士氣,1945年1月起,台灣便籠罩在美國飛機密集空襲行動之下,各地機場、港口、車站及重要工廠設施皆受創嚴重。

台北市區自1945年3月起,不時遭受美機轟炸,除了白天的空襲,後來還每晚數次飛臨台北上空或投彈或威嚇飛行,時稱「定期便」(引自黃稱奇《撐旗的時代》)。

2019年5月17日 星期五

北師「弱者之末路事件」


日本時代台北風景明信片中的台北第一師範校舍,遠方高塔為台灣總督府(今總統府),右邊的城門(藍色圓圈標示處)是南門。
1922年,日閥頒布「新教育令」,撤銷原日本人、台灣人不同的教育系統,初等教育規定日本學童就讀的「小學校」,開始招收原先只能進「公學校」的台灣學童,不過要常用日語家庭的子弟,才有資格。而中等以上學校推行日本學生、台灣學生的「共學制」。田健治郎總督沾沾自喜說:「對於教育,現在已不再有日人台人及番人之差別,完全撤銷種族的畛域,誠為本島教育界未曾有之革新。」

雖云:「共學」,但由於日籍老師不能一視同仁以及日籍學生的優越感,使台灣籍學生動輒得咎,而致有「弱者之末路」這種「仗勢凌人」的事件。

1927年今日(5月17日),御用報紙《台灣日日新報》刊載了所謂的「台北師範本島生暴行事件」,指出台北師範的台灣籍學生因受到「台中一中同盟罷課事件」影響,也有「不穩行動」,應該要嚴重處分。

事件的真象,卻是如此,實行共學制度的台北師範學校(今台北市立大學),於1927年5月增設「第二師範」(今國立台北教育大學),便將台灣籍學生搬離設備完善的「第一師範」校舍,而遷入「萬事草創、設備不周」的新校舍,當然大家為此憤怒不平。然而校方既如此指令,不搬也得搬。

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詹天馬與「天馬茶房」

左圖:詹天馬肖像(拍攝於1927年),圓框眼鏡是他的標誌之一。中:1930年中國電影「火燒紅蓮寺」在台放映,廣受歡迎,「名震全島」,連台北放送局都請詹天馬上電台解說電影劇情,該片因賣座好,連拍十幾集,圖為1931年在永樂座上映時廣告,箭頭所指為該片的「說明者」(辯士)為詹天馬。右圖:1940年「天馬茶房」廣告。

1939年今日(5月10日),大稻埕名「辯士」詹天馬創立的「天馬茶房」開業,是一間供應咖啡、茶飲、餐點的「喫茶店」。

「辯士」是默片時代電影院必要的編制人員,他們舌燦蓮花、妙語如珠地做劇情解說,是觀眾觀劇的一種享受。詹天馬和王雲峰是日本時代中期大稻埕最紅的電影辯士,不少人是衝著他倆去花錢買票進戲院。

詹天馬,本名詹逢時,曾是「稻江詩人」趙一山的及門弟子,早年投入新劇運動,是「星光演劇研究會」」(話劇團)的重要幹部,後來向日本人習得「辯士」本事,以擅長解說日本劍客「鞍馬天狗」聞名,被稱為「台灣夢聲(夢聲,為日本國內名辯士德川夢聲)」,可見其功力與名氣。

因擔任「辯士」,詹天馬成了「名士」,衣著考究,是大稻埕有名的「尖頭鰻」(紳士),據說,他頭戴呢帽、手持洋拐杖,昂首漫步在大稻埕太平町(今延平北路)街上時,人人矚目。

2019年5月4日 星期六

大稻埕天主教會堂落成

1907年(左)、1913年(右)落成的大稻埕天主教會堂。

1913年今日(5月4日),大稻埕天主教會堂(今民生西路「聖母無原罪主座教堂」)舉行落成典禮。

天主教在台北的佈教晚於馬偕創建的基督教長老教會,大約在1880年代開始宣教,幾年後,即興建教堂,因信徒漸增,不敷使用,便於1906年在大稻埕新店尾街(1922年台北市實施町名改正後屬「蓬萊町」;位於現今民生西路、寧夏路一帶)興建新的教堂,1907年4月完工,分別於4月28日、7月4日舉行盛大的開堂與落成典禮。

這座日本時代「第一代」的大稻埕天主堂外觀宏偉,是全台規模最大的教堂,因屬天主教道明會,又稱「西班牙教會堂」,也稱「天主公教會堂」,當時在台北的信徒約有四百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