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2017年度講座公告,歡迎參加

《台灣歌謠:我聽、我唱、我寫》是我寫過的一本書,已經絕版。而今我將以「我講」,讓一些「想讀」的朋友一起剖析我的「台灣歌謠人生路」,讓自己長久沉迷於「薰著茶香的歌聲」,和大家一起分享。

◎主講人:莊永明
◎講座日期:
第1場:台灣歌謠思想起10月15日(日)14:00-16:00
第2場:台灣歌謠望春風10月21日(六)14:00-16:00
第3場:台灣歌謠補破網10月22日(日)14:00-16:00

◎地點:台北市定古蹟「大稻埕千秋街店屋」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
  台北市西寧北路86巷16號/貴德街53號(同一地點,二個地址)

◎每場提供35人之名額,請事先報名;為將機會留給他人,請避免重覆報名,每人最多以報名兩場為原則,感謝!

◎報名方式:請在本篇下方留言欄或至部落格信箱報名,請註明姓名、電郵、參加場次。報名後若無法參加,請提早告知,將名額留給他人,感謝!

◎本講座活動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贊助,為「106年度台北市私有古蹟歷史建築暨聚落管理維護及再利用計畫補助經費申請案」之相關活動。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日本時代的助產婦訓練

1918年台北醫院附設助產婦講習所第11屆畢業紀念照,眾人仍著清代服飾,其中還有幾位梳著傳統「髻鬃」髮型的客家婦女。前排右一為台灣婦產科先驅──高敬遠
1907年今日(9月12日),台北醫院(今台大醫院前身)第一次台籍產婆講習會舉行畢業典禮。

在醫療制度欠缺和生產教育不足的古早年代,分娩,是婦女生與死的關隘,台諺有云:「生贏雞酒芳(香),生輸四片板。」意思是說安產可食麻油酒雞,補養身體,但若是難產,就得賠一條命,躺在棺木裡了。「助產士」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早年的孕婦沒有產前檢查的觀念,懷孕時也都以傳統觀念來安胎,一直到分娩時,才請「先生媽」(接生婆,亦稱「穩婆」、「收生婆」)到家裡來接生,這些民間的接生婆全憑經驗,不依醫理,實不合衛生之道,因此產婦死亡率與嬰兒夭折率相當高。

日本時代,符合現代醫學訓練的助產士,初稱「產婆」,後稱「助產婦」。1902年5月16日,台北醫院首先制定「產婆養成規定」,這條規則與「看護婦(護士)養成規定」同一天制定。依此規則,「服完義務年限之看護婦,其成績優良者,規定修習一年以養成產婆。」但僅限於日籍婦女,台灣人婦女的產婆訓練,要到1906年才開始。

當時,台北醫院產婦人科(婦產科)首任主任川添正道認為應盡速養成台籍產婆,授予助產術,於是著手在院內設立產婆養成所,由黃登雲(總督府醫學校第4屆,第一位投入婦產科的台籍醫師)負責招生,經艋舺教會牧師陳清義介紹,共招募了13名產婆講習生,大部分是台北人,且多來自大稻埕、艋舺,其中包括陳清義的妻子偕媽連(蓮),也就是馬偕的長女。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台北市街初點燈

1905年今日(9月11日),台北市街全面初點電燈,大放光明。圖為台北進行供電作業時,石坊街(今衡陽路)架設電線桿的情景。
一窟水,清幽幽;一尾鰻,紅目睛(眼睛)。」這句謎語的解答是「油燈」。油燈是早期居民的照明器具,形狀極多,但主要的材料有二:煤油與燈蕊,前者是燃料,後者是燃體,將燈蕊大部分放置在貯存煤油的器物上,透過燈蕊毛細管作用,使煤油漸漸滲透上引,而在燈蕊上端點火引燃,即可繼續燃燒,燈光持續。「一窟水」指的是煤油,「一尾鰻」則是指燈蕊;這種古老的照明方式,後來被西洋文明產物──電燈給取代了。

電燈,台語叫「電火」或「電球」、「電火球仔」,而文人雅士則稱之為「西洋燈」。今日用電的便捷,是以前的人所難以想像,即使光復初期,電燈也不是打開開關就來「電」,那時電力有限,沒有能力全天候供電,所以有日電、暝電之分,所謂「暝電」,是入夜後,電力公司開始供電,白天是限制營業的,非有「日電」申請不可,否則白天開燈,即是「偷電」行為。

台灣之有電燈,始於清代劉銘傳主政時期,1888年,台北首設電汽燈,由小型蒸汽發電機以燃煤發電,不過僅限巡撫衙門、機器局等官衙和主要街道裝設,3年後,「按察使銜分巡台灣兵備道」唐贊袞來到台北時,對電燈的印象是:「電光爍爍,線竿星羅。」他題了一首〈詠電氣燈〉:
鲛氷一片動寒茫,珠箔高懸徹滿堂;
數月龍輝簾影薄,長鯨掣海耀晶光。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日本時代的「台灣八景」票選

日本「鳥瞰圖大家」吉田初三郎於1935年應台灣博覽會之邀來台繪製「台灣鳥瞰圖」,同時接受台灣日日新報社委託繪製台灣八景與雙絕(即二別格),後來在台日社三樓禮堂展出原畫,印成的一套十張明信片,售價50錢,這是其中一張「壽山仙容」。
「台灣八景」一說,有著悠久的歷史淵源,最早的「八景」文獻紀錄是1694年修輯、1696年付刊由高拱乾所纂的《台灣府志》之「台灣府八景」,此後各縣、廳均有轄內八景之品評,多是由文人雅士品題。

1927年,台灣日日新報社主辦「台灣八景」投票徵選活動,於今日(8月27日)在該報公布評選結果,八景、十二勝、二別格出列。

這項票選活動類似該年稍早《大阪每日新聞》舉辦的「日本新八景」票選,評選包括民眾票選(占30%權重)、評審評選(占70%權重)二個階段。第一輪民眾票選採記名通信投票方式,每人每封信限投一個風景名勝地,每人可投票之次數則不限。若名勝附近又有景點者,如台灣神社(今台北圓山飯店舊址)附近有劍潭寺、明治橋、圓山公園等,則概括為「台灣神社」。

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創立

「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宣言與決議文由李明家、莊遂性、張聘三、葉清耀、蔡式穀為起草委員,宣言在《台灣新民報》刊出時,有多處沒有通過日人的「檢閱」,被刪除多處(。第三欄左邊被刪除的原文為「徒有自治之名,而無自治之實,在此不完全」,後面接續的原文為「制度下荏苒光陰,已閱十餘載。」
1930 年今日(8月17日),「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在台中市創立。

1920年代以來,台灣非武裝抗日運動風起雲湧,台灣文化協會、農組、台灣民眾黨等運動團體紛立,且內部或彼此間出現左、中、右路線之爭,林獻堂、蔡培火等文協右派同志,有鑑於蔣渭水領導的台灣民眾黨日漸左傾,遂倡議創立「台灣地方自治聯盟」,於1930年7月28日,向日本當局辦妥政治結社登記,8月17日上午十時,在台中市「醉月樓」酒家舉行發起人大會。

「確立完全地方自治制」為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的宗旨,會場上高高掛起這幾個大字,兩旁則有「擁護正當的權利」、「發揮自治精神」、「改官選為民選」、「改諮詢為議決」等標語,出席者約60人,楊肇嘉致詞時表示聯盟已有將近1200名會員。下午二時,舉行創立大會,200餘名會員與會,推選林獻堂為議長。在發表宣言、議事完畢後,由林獻堂帶頭高呼「台灣地方自治聯盟一歲!」之後散會。當晚,在台中「樂舞台」戲院舉行政論演講大會。

林獻堂事先說明不呼「萬歲」,而呼「一歲」的理由乃是:聯盟係以單一目標為促進台灣地方自治制度之實施而創立,希望能夠在一年以內奮鬥成功,使台灣地方自治早日能夠付諸實施,而「功成身退」,無須繼續存在,何需「萬歲」?「一歲」已足矣!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台灣乞丐之父」施乾

1927年,「星光演劇研究會」第三回公演紀念照,此次公演是為了籌措愛愛寮經費,後排左1為張維賢,左3為施乾,左5為王井泉,前排左2為周合源,左3為張維賢的弟弟張才(台灣前輩攝影家),左4為大稻埕知名電影「辯士」詹天馬。
1944年今日(8月13日),「台灣乞丐之父」施乾病逝。 

「……我們倘然(若)有解決社會問題的願望者,那麼最先待我們著手的,便是這處在人類中最第一下層的乞丐社會!若實說罷,台灣的乞丐問題,已不是明年、明日的問題了,乃是今日、此刻的問題呀!」 

施乾在其著作《乞丐與社會》提出如此呼籲,而且身體力行,為那些徘徊街頭、餐風露宿的乞丐付出了愛心,收容他們、教育他們,並著書研究如何「不產生乞丐」,施乾的德行善舉,《台灣省通志》〈人物傳〉將之列入獨行傳。

施乾是淡水人,1899年出生。畢業於台北工業講習所(今台北科技大學前身)土木建築科,後分發到台灣總督府殖產局擔任技師,待遇甚佳,而且他年輕有為,親朋對其前途都寄予厚望。

有一年,他奉命調查艋舺地區的乞丐生活現況,對這群生活無依的「乞食」者,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決心伸出援手,於是辭去總督府的工作,央得家人的幫助,於1923年在台北市「綠町」(今大理街)購買一片荒埔,蓋了一間乞丐收容所──愛愛寮。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台灣軍司令部


日本時代台灣軍司令部外觀,一如當時遍布台北「城內」的官署建物,為力求「威權、華麗」藉以震懾台灣人的西洋歷史式樣建築;前方馬路為南三線道(今愛國西路)。
1920年今日(8月3日),「台灣軍司令部」竣工,人員開始疏遷、進駐。

日本入據台灣,分軍政、民政、軍政三個統治階段,初期軍政時期,是為消滅武裝抗日勢力,日本駐台軍隊由武官總督統轄。

民政時期,即所謂「文官總督時期」。1919年8月20日,「台灣總督府官制」修定,文官也可以擔任總督,同時依「台灣軍司令部條例」,獨立設置「台灣軍司令官」,總督若為陸軍武官者,可以兼任之,因此第一任司令係由當時的總督明石元二郎(陸軍大將)兼任。同年10月,明石總督病逝,新派任的總督田健治郎為文官,新的台灣軍司令則是砲兵出身的柴五郎大將。

初期的台灣軍司令部,先設於書院街的原守備隊司令部,建物為原清朝衙署,不久即在小南門街(1922年改町制後為書院町三丁目)的步兵第二大隊舊址興建新廳舍。1920年3月15日,舉行上梁典禮,8月,內部完工,遂於8月3日、4日兩日間疏遷。外部的圍牆、大門等工程,大約在該月底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