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台灣搖囝仔歌選粹

本文節錄自《台灣俗語真言》,1989年

雙親呵護嬰兒,是人間最神聖的一種行為,雙眸蘊含慈祥靜穆的光輝,嘴裏哼出柔順溫馨的曲調,此情此景,永遠烙印在每一個幸福子女心坎上。因此,有人說:「母親優雅的搖籃曲,多多少少支配著一個人的一生。」

為人之母者除了承當家務事外,有時還要兼及家計,小孩的哭鬧,常常使大人束手無策,如何誘導小孩乖乖安詳,需要很大的「耐性」。為了便於雙手操勞,台灣婦女大多以「延巾」(一條窄長的布條子)將小孩揹紮在背上,天冷時外面再加一條「幪被」,當小孩不安靜哭鬧時,就用手拍拍小孩的臀部,一上一下地搖著,隨著動作的節奏,邊唱著:「嬰仔搖,嬰仔睏……」

另一種方法是將嬰兒放置在搖籃裏,一面工作一面用腳推;「搖籃」大多以木、籐、竹做成,搖籃形似小船,下面加撬型木架,可以推搖。另一種形式的搖籃,是長方形的籐籃或竹籃,四端連有繩索,繩索則縛在支架上,或懸掛在樑上,用手輕輕推搖。小孩躺在搖籃裏,隨著「搖籃曲」優柔的曲調,很容易進入甜美的夢鄉。

在我們的記憶裏,有不少的「搖囝仔歌」,於襁褓的歲月伴隨著我們,掀開記憶的簾幕吧!讓我們再聽聽這些已流入我們血液的鄉土旋律。

各種版本的「搖囝仔歌」

「搖囝仔歌」中有許多「襯詞」,如嬰嬰、唔唔等,是期望嬰孩快快安眠的膩語,沒有特定的意思,惟其「襯詞」反覆使用,不僅增加「催眠」的效果,也更能顯示親子之情。
搖也搖,阿囝要睏著來搖,
唔也唔,阿囝要眼睏來唔,
唔唔睏,一暝大一寸,
唔唔惜,一暝大一尺。
﹝釋義﹞這首「搖籃歌」是連雅堂所著「雅言」所登錄的,歌詞的意義,祇是期望嬰兒快快睡,好長大。睏:音困,睡。暝:音ㄇㄧˊ,一夜。
嬰仔搖,跳過橋,
嬰仔睏,一暝大一寸,
嬰仔惜,一暝大一尺。
﹝釋義﹞與前一首類似,加一句而已。「跳過橋」,可能為押韻的用詞,但可解釋為期待嬰兒快長大,能夠蹦蹦跳跳。
搖啊搖,搖啊搖
搖囝仔愛睏,愛人搖;
搖囝仔愛睏,愛人搖。
﹝釋義﹞這是最原始的搖嬰仔歌,歌詞最為簡潔,祇是說嬰仔喜愛在大人的呵護下搖著入眠。
嬰仔搖,
搖大嫁板橋,
紅龜軟邵邵,
豬腳雙平婁刂。
大麵雙碗燒,
肉丸湯,糁胡椒。
 ﹝釋義﹞板橋:指板橋富豪林本源子弟。紅龜:半橢圓形的饅頭(有餡),外皮以色素染成紅色。軟邵邵:邵音ㄒㄧㄜˊ;軟綿綿。雙平:兩邊。婁刂:以刀切成兩瓣。這是一首對女嬰搖唱的搖籃曲,大意是說期望她長大後,能嫁給富如板橋林本源家的子弟,就有軟綿綿的紅龜,和肥大的豬腿等厚重的聘禮可以享用。此謠又唱:
嬰仔搖,
搖到三板橋,
紅龜軟邵邵,
豬腳雙旁婁刂。
大麵雙碗燒,
         鼓吹滴噠叫。

西洋音樂大師不乏「搖籃曲」之作,「音樂神童」莫札特、獨身一生的「歌曲之王」舒伯特和「音樂救世主」布拉姆斯所寫的「搖籃曲」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世界名曲。

有三首以台語方言譜成的「搖籃曲」,其詞意韻律之美,實在也可與這些世界性的作品並駕齊驅。

蔡培火的「搖子歌」
早年從事抗日民族運動的蔡培火,年輕時,創作了一首「搖子歌」,還是自己譜曲呢,他還「自唱」的推廣這首曲子。
嬰仔睡,嬰仔搖,嬰仔愛睡
大家搖,兄也搖,姊也搖,
啌啌搖,嬰仔愛睡,大家搖。(下略)

鄧雨賢、廖漢臣的「搖籃曲」

「台語流行歌曲奇葩」──鄧雨賢,大家對他的〈望春風〉、〈四季謠〉、〈雨夜花〉……等曲都會哼唱,但他譜過日據時代「台灣新文學運動」健將廖漢臣的「搖籃曲」,曉得的人就不多了。其歌詞第一段如下:
搖嬰睡,搖嬰睡,
日頭落山緊緊睡,
搖!搖!
趁月也未出,
風吹微微,緊緊睡。
呂泉生「搖嬰仔歌」

呂泉生作曲,盧雲生作詞的〈搖嬰仔歌〉,是大家最熟悉的曲調,他已經演繹成為寶島父母對子女的愛意與關懷。
這首〈搖嬰仔歌〉是呂泉生教授二十九歲時所創作,他寫這首曲子時,他的長公子呂信也剛滿三個月,正值太平洋戰爭激烈時期,最初的歌詞由他的岳父蕭安居牧師所寫,原詞詞意較為「傳統」:
 
(疼愛)子掌中珠,
為要傳後嗣……
滿月抱出廳……
詳細給號名(命名)。
一九五二年,呂泉生特請與他共同擔任「新選歌謠」審查委員的畫家盧雲生重新改寫歌詞,而成為目前所傳唱的詞句。師範大學音樂系教授蕭而化認為旋律如此優美的曲子,以「方言」傳唱,可能會限於「一時一地」,因此很費心將為翻譯。不過,蕭而化為考慮押韻,沒有依著原詞全譯,部分予以更動。兩詞相互比較,台語的歌詞不僅較為口語化,而且「親切感」也遠勝之下引第二、第三段,其餘略
盧雲生之詞                       蕭而化之詞
(二)                          (二)
一點親骨肉,                      一點親血肉,
愈看愈心色,                      越看越心喜。
暝時搖伊睏,                      夜來搖兒睡,
天光抱來惜。                      早上抱兒起。
(三)                            (三)
同是一樣子,                      同是親生兒,
哪有兩心情,                      哪有兩樣心,
查甫也著痛,                      男兒固然疼,
查某也著晟。                      女兒一樣親。
民謠大多為農業社會的心聲,像〈牛犁歌〉、〈耕農歌〉……等,終會與我們今日所見、所聞的生活脫節,惟有「搖籃曲」是千古常新,「牛奶」比不上「人奶」,科學上的例證很多;演奏的「催眠曲」或叮叮噹噹的「音樂鈴」,以及播放世界名家所著的搖籃曲給寶寶聽,絕對比不上親口吟唱,即興編辭的「搖籃曲」,因為畢竟這些音樂、音調,缺乏了親情的交融,無法在我們的血液裏流動;親子間的祥和之樂,就在這哼唱之間。

「推動搖籃的手」是冥冥中主宰世界的推動力。社會學家籲請大家重視「親職」教育,筆者認為應該由哼唱「搖籃曲」開始;「搖籃曲」不必考慮創作技巧,只要能夠誘導兒女浸迷於您的歌聲,而徐徐地進入安祥、甜蜜的夢境,那您的「作品」就是天籟。

何不發揮您的「創造力」呢?

願您的子女在襁褓中,您就是位「民族歌手」。

願您的民族歌聲如薰風般的吹著子女幼小心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