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台語歌樂的諍友──陳君玉

「帥哥哥,站在戀愛嶺;小妹妹,站在相思城。路頭算來相隔壁,要講情話著搭戀愛車。……心肝內,暗恨這班車,日末落,驚驚不敢行。苦昧將日趕落嶺,通好來去找阮搭心兄。」~~1938年,陳君玉詞、姚讚福曲〈戀愛列車〉
左:1930年代的陳君玉,他是當代台灣新文學運動的健將,也為台灣流行歌壇付出不少心力。右:晚年肖像,晚年的陳君玉以擔任教員、創作兒童小說故事為職志
善於運用傳統民間歌謠--「山歌」、「採茶歌」、「相褒」等風格,塑造台語流行歌曲詞意,活躍於日據時期流行歌壇,堪稱閱歷最深、參與面最廣的陳君玉,於1963年今日(34日),因肝癌病逝。
陳君玉,筆名卿夫,台北大稻埕人,出生於1905年,家庭貧困,父親是人力車夫,連「公學校」都無力供他讀到畢業,輟學後。陳君玉當過小販、布袋戲班助手,幫忙家計,後來到印刷廠當技工,勤奮自修。亦曾遠赴東北,在日人經營報社工作,因此而學會一口流利「北京話」,也奠定了他以中文寫作的基礎。
1933年,「古倫美亞」唱片公司負責人栢野正次郎聘請他掌理文藝部事務,時值台語流行歌曲的萌芽期。陳君玉籌策下,延攬的人物都是一時之選首先他從文聲唱片將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的鄧雨賢挖角過來,鄧雨賢曾任「日新公學校」音樂老師,之前他在文聲唱片以一曲〈大稻埕行進曲〉(日文歌詞),引人注目;又說服唸過台灣神學院、離開牧師神職的姚讚福,兩人一起擔任專屬作曲與訓練歌手演唱;彈得一手好揚琴的民間樂人蘇桐也續留公司效命。
作詞方面,古倫美亞在陳君玉布局下也是人才濟濟,除了李臨秋、陳君玉外,還有林清月、周添旺、吳得貴、周若夢、蔡德音、廖文瀾(漢臣)等人,除了林清月年事稍長,其他都是二、三十歲的「少年家」。
歌手方面,則除了歌仔戲出身以主唱〈桃花泣血記〉、〈倡門賢母〉、〈懺悔〉而名滿全島的純純小姐(本名劉清香)、台南第三公學校的音樂老師、具聲樂基礎的林氏好、唱「京劇」(平劇)的桃園籍青春美之外,還有愛愛(簡月娥)、林月珠、王福等人,都予羅致。
古倫美亞唱片公司在將多糧足的優厚條件下,終於為台語流行歌曲打開了一條新路。
陳君玉以後又先後在「博友樂」、「豪華」、「日本」等唱片公司服務。台灣第一個歌壇組織「台灣歌人協會」,以及台灣第一次漢(國)樂改良運動,他都扮演重要角色,前者他膺任「議長」,後者他和陳秋霖製大型南琶。
陳君玉知名的台語歌謠詞作甚多,這裡不一一列舉。近年知名的〈跳舞時代〉,是他投效古倫美亞唱片的1933年當年所寫。歌詠男女愛戀是他的主題之一,前引的〈戀愛列車〉乍聽之下,不免讓人覺得鄙俗,但是一句一句細嚼慢嚥後,就會發現竟然是俗得如此可親、如此可愛。作詞中沒有纏綿悱惻的字眼,但是即將初戀男女情懷,描繪得十分逼真傳神;尤其是「日末落,驚驚不敢行,苦昧將日趕落嶺」,更令人叫絕,將「欲會情郎」殷切心態,畫龍點睛般地表現出來。
台灣新文學運動的澎湃時期,陳君玉也是一員健將,他曾在《台灣新民報》寫連載小說〈工場進行曲〉,並發表新詩創作;「台灣文藝協會」的活動,他出力甚多,他曾在《先發部隊》雜誌發表〈台灣歌謠的展望〉,明確指出流行歌曲應循的方向。
日據末期,他創立了「燕京語同好會北京語講習所」,光復初期,又設立「呢喃巢讀書會國語補習班」,傳授國語,堪稱推行國語運動的先驅人物之一;晚年執教於樹林中學及鶯歌中學。
陳君玉的好友──台灣史學家王詩琅,曾這麼描述陳君玉的為人:「處世嚴謹不苟且,對人生抱持嚴肅的態度,決不是個無行的文人或行為浪漫的作家,從陳君玉作品看來,他是位愛情的歌詠者,但實則他卻是位獨身主義者。……要談日據時期流行歌曲,而不知陳君玉其人,則說了半天,也是枉費。」
〈望春風〉、〈補破網〉作詞人李臨秋也說:「陳君玉是我們這群當年投效流行歌壇年輕人中,最有真才實學的一位。」他們兩人對這位「台語歌樂諍友」的評價,實是中肯之言。
本文引自《台灣紀事》上、莊永明未刊稿、《1930年代絕版台語流行歌》序文〈日據時代的台語流行歌謠初探〉(本文長,另日擇刊)
相關時代背景請見《唸歌唱曲解心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