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台灣藝術研究會與福爾摩莎雜誌

「台灣藝術研究會」成員合影與《福爾摩沙》雜誌第二號封面,封面設計者為吳坤煌。這份文藝刊物表明「我們必須從文藝來創造真正的『華麗之島』。」
1932年今日(3月20日),「台灣藝術研究會」在東京成立,主要成員有蘇維熊、王白淵、吳坤煌、施學習、張文環、巫永福、魏上春等人。

台灣藝術研究會「以圖台灣文學及藝術的向上為目的」,其緣起為台灣留日學生所組成的「台灣學術研究會」,而為了推展「以文化形體,使民眾理解民族革命」,該會於1931年3月另組「台灣人文化圈」(Taiwanese Culturel Circle),並設置文字、美術、演劇、音樂和出版五大部門。

「台灣人文化圈」決定發刊「文化消息」,做為工作的開始,推派吳坤煌擔任主編。這一份文化圈的「通訊」取名為:「台灣文藝」,於1931年8月13日創刊,只印了二十本。

不久,由於同仁葉秋水參加了「反帝遊行」被捕,累及林兌、吳坤煌、張文環、張麗旭和王白淵等人受檢舉人獄,「台灣人文化圈」乃被迫解散,所發行的「文化通訊」也因此出版了一期就不得不停刊。

被視為「日本左翼文化聯盟」系統的「台灣人文化圈」同仁,他們的牢獄之災,不算太長,因此並沒有被「嚇到」,有人反而引以為「榮」呢。

張文環被關入東京牢裏,那時獄卒懶得去知道他的名字,只因為他是台灣人,就以「台灣」來、「台灣」去叫他;後來,張文環常常說:我們額頭上貼著一堆『標頭』(標記),那就是『台灣商標』,因此走到哪裡,人家都會認識的。

刑滿出獄後,他們鬪志未減,繼續集會,魏上春、柯賢明、吳鴻秋等人主張化明為暗,將「文化圈」轉入地下,繼續活動,但是遭到主張穩健作風的張文環、吳坤煌反對,因為如以「非法組織」活動,將使一般留學生為之怯步,難以擴充組織,活動推展亦將倍加困難,商議結果,決定另行組織一個文藝結社。經過了三次的集會,決定另組「台灣藝術研究會」,表明為「純粹的文藝團體,沒有任何政治的意味。」

台灣藝術研究會的會則中,載明發行《福爾摩沙》雜誌。1933年7月15日創刊於東京,係日文雜誌,刊物名稱為「フォルモサ」,即日文的福爾摩沙。發刊宣言開頭即驕傲宣告:由台灣青年自己的手,所發刊文藝雜誌『福爾摩沙』已經實現了。…今天,我們福爾摩沙雜誌的同仁,卻抱著不死之心,依然想和故鄉各文藝鬪士栛力,靠著團體的力量,著手恢復這被人家久困不顧的文藝運動,而提高台灣同胞的精神生活。」

1933年底,第二號發行。因資金短缺,「決心來創造真正台灣人所需要的新文藝」的《福爾摩沙》雜誌在1934年6月底出刊第三期後即告廢刊;而前一個月台灣島內成立了「台灣文藝聯盟」,他們便「合流」於「聯盟」,一起為「台灣新文學」奮鬪。

◎本文整理自《台灣紀事》,該書於1980年代初期於報紙連載時,「美麗島」仍為禁忌,連「福爾摩沙」都不能提,因此3月20日〈從高遠處看福爾摩沙〉談「台灣藝術研究會」的這一篇,報社雖已打字排版,最後還是取消上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