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入城來去總統府!

「總統府的故事」特展是為2000年總統府首度開放民間參觀而舉辦,彼時,正同步策畫《台灣世紀回味》三部曲第一本;翻閱台灣的百年光影,成了那幾年的功課。……
2000年策展「總統府的故事」的專刊,這個展覽從2000年10月8日展到隔年2月27日,部分內容後來在各地巡展多時。
入城來去總統府!﹝策展人序﹞
身為大稻埕的囝仔,進城是一種渴望。
進城,當然有想「遊大觀園」的心理,但主要是為著貼近兩棟巨大的建築物。
大稻埕與「城內」只有一座平交道之隔,鐵路還未鑽進地下道之前,台北火車站南下的縱貫鐵路列車,第一個平交道即橫跨在北門(承恩門)之前,而這「鐵支路之北的太平通(今延平北路)頭」就是大稻埕的起點。
日治時代,大稻埕是著名的「台灣人的街市」,「城內」對大稻埕人來說是「異國城市」風光的地區。「城內」那兩棟巨大的建築,為大稻埕人觀光的目標,一是有「七重天」之稱的菊元百貨(戰後稱為新台公司),一是一柱頂天的總督府。
「菊元」和總督府是當時台北市唯二擁有「流籠」(電梯)的建築物,一為商用,一為官用;搭「流籠」升空,俯瞰台北市,一般民眾只能去菊元,對於總督府或是戰後變成的總統府,只有望空興嘆的份!畢竟台灣人所稱的這座「阿呆塔」是君臨天下、目空一切的。

萬目睽睽的總統府,有否「到此一遊」,自然成為大稻埕人、甚至台灣人引為自傲的事,有人台灣頭尾行透透,走過富貴角,遊過鵝鸞鼻,甚至攀登過玉山,但就是被總統府拒之於門外。
我是個「幸福的台灣人」,因為我七歲就跟著父親登堂入室進了「總統府」,彼時它並不是最高行政機關,而是1948年「台灣博覽會」的會場。留下的孩提印象,並不是巍峨的建築體,而是展覽會場中台灣林業館展示的電動登山小火車模型。
初中時,每天走路上、下課,總統府是必須經過的地方,因為從南海路北轉進重慶南路,總統府就不遠了。走向這棟建築,雖然沒有望而卻步的感覺,但是總認為它不親切。記得同學間常警惕的一件事,就是路過總統時,一定要一本正經,不能東張西望,更絕不能去翻動書包,不然警衛人員必會上來盤查,據說萬一被誤認為是要掏出「傢伙」,說不定會挨子彈的,因為「領袖安全」至上,誰叫你被視為「刺客」?如此駭人聽聞的事情姑妄聽之。
此後,建國中學初中部畢業,與總統府「漸行漸遠」,對其神秘性,也就敬而遠之。
近年來,無黨無派的我,竟然和遠距離的總統府愈來愈近,這是意料之外的事。
「阿扁市長」時代,都發局提出了「總統府廣場空間改造」的想法,於是廣求各方提供設計藍圖,我受聘擔任審查委員;此乃以「黨外人士」身分,首次介入「總統府的事務」。而今「阿扁總統」時代,我又受邀擔任「總統府的故事」策展人,能以「在野人士」身分,揭開門禁森嚴的總統府面目,自然要全力以赴。
一向被視為「權力塔樓」的台灣最高統治者辦公的地方,現在已是「台灣人民的家」,於此還政於民的時代,「入主」和「作客」總統府,都必得了解「總統府的故事」,也因此我們藉建築物的相關人、事、物,蒐集百餘幀影像資料,篩選其中部分,鋪陳為五大主題:(一)建築風華(二)府前舊光影(三)再見總統萬歲(四)國慶廣場(五)萬象博覽,揭露其神秘面紗,還原其歷史面貌。
然而,在時間短促、經費缺絀下,以民間的力量要蒐集此一官方從未有過如此多的總統府歷史影像資料,其困難可以想像,因此對參與的團隊成員──遠流出版公司「台灣世紀回味編輯小組」以及林絮霏小姐,在此表示謝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