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沒有「228」數字期號的愛國獎券

愛國獎券227、228、229三期獎號對照,只有第228期未標「228」數字號,僅標記貳佰貳拾捌期。當年的愛國獎券是直式的,四角都印有標語,227期是「驅逐俄寇」、229期是「平均地權」,228期是為蔣中正祝壽的「萬壽無疆」。
七十年前的今天,228事件爆發,此後數十年,此夢魘一直未「雲消霧散」,成了政治禁忌。

1980年代前期,我(莊永明)在《自立晚報》副刊連載了三年的「台灣歷史上的今天(鄉土紀事)」,後來集結出書為《台灣紀事》

彼時,台灣史研究被視為「險學」,要進行366天的資料搜尋,自然不容易,在那個台灣文史仍是灰濛濛的年代,要撥雲見日,何其難也,況且史料掩遮、人物畏光、影像深藏,何足以找到一年366天的「大事記」?我想探究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後的新聞報導,當時就大費周章,這個歷史傷痕的事件,不僅還沒解密,連提都不能提。

而且,政治禁忌的陰影下,當年「鄉土紀事」的連載,也不是每一篇「今天」都能見報,比如2月28日的二二八事件那一篇,就沒有見報,是日後出書才收錄的。

我曾一度收集過期的愛國獎券,不買當期對獎的,乃因從無發財夢,不會抱著花小錢中大獎的期盼,而是去郵幣社找對過獎的那些被視為「收藏品」的獎券。

當我發現到第228期的那一張有「密碼」時,很感好奇,每期的愛國獎券,標示期數都有阿拉伯數字,為什麼228那一期竟然只有「國字」?我特別找出227和229兩期,發現都有阿拉伯數字,不知發行單位台灣省政府委託的台灣銀行,是否受到什麼單位的指示,難道國字的「貳佰貳拾捌」就不會令人勾起1947年春的那一場歷史事件嗎?台灣人豈會不稱那一期的獎券是228期?如此掩耳盜鈴的拙劣手法,只是留下歷史笑話而已。

也許,還有另一種解釋,「228」那一期,適巧是總統華誕,不像前、後兩期,以故國山河為圖案,而是採用松樹、白鶴加上「萬壽無疆」,所以不用228以免犯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