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民族鬥士、文化尖兵──黃旺成

1947年二二八事變後,黃旺成(後左)因被列為「欽拿要犯」而逃亡避禍,遁走大陸,到上海找老友、《台灣民報》同事謝春木(後右),與謝春木家人留下此照。
今天是「竹塹民族鬥士」、「文化尖兵」黃旺成生日,他是新竹竹東東勢赤土崎人,生於1888年7月19日(光緒14年6月22日)。
黃旺成的戶籍記事欄記載:「陳旺成即黃旺成」,黃姓係依母性,父姓為陳;因父親入贅,他先從外祖父之黃姓。幼年時,父親到新竹城內經商,辦理寄留(遷移)戶籍時,將他改從己姓,而成了陳旺成;光復後,他再恢復母姓。
黃旺成號「菊仙」,他以此為筆名。年輕時,他好吟陶淵明詩作,陶淵明愛菊聞名,他也很欣賞菊花,台北每有菊花展覽,一定前往參觀,故有此號。
七歲時,黃旺成進私塾讀漢學,十五歲始入新竹公學校,當時學校利用明志書院充當校舍;1907年,小學畢業,為該校第五屆畢業生。黃旺成報考當年台灣兩所最高學府──國語學校和醫學校,兩校錄取率都很低,相當難考,然而他雙雙中榜;由於想獻身教育事業,遂選擇就讀台灣總督府立國語學校公學師範部乙科。
1911年,24歲的黃旺成畢業於國語學校,分發到已遷入孔子廟的母校──新竹公學校擔任訓導(教員),共服務了七年,教過的學生有台灣大學心理學教授蘇薌雨、陸軍中將、後任省府委員的蘇紹文、新竹市長鄭雅軒等人。

31歲(1918年),黃旺成辭卸教職。翌年,應牛罵頭(清水)大戶「九老爹」蔡蓮舫之邀,擔任蔡家家庭教師,後又協助蔡家處理債務。
1922年,參加台灣文化協會;1925年,進入台灣民報社(後改名台灣新民報社),開始近八年的記者生涯,同時兼任編輯,擔任論說委員,在《台灣民報》開闢了「熱言冷語」專欄,以「熱言生」、「冷語子」為筆名,撰寫社論、短評。
台灣民眾黨籌組建黨時,黃旺成為五名創立委員之一,亦被選為中央委員及中中央常務委員。他力主保持「台灣民黨」的綱領,以及堅持「台灣民眾黨」應以「全民運動」為精神,他的政治信念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蔣渭水想修改民眾黨黨綱,都要在除夕夜找他溝通,而放棄在家圍爐。
黃旺成先後去過中國大陸四趟,是當時少數的「中國通」之一,在《台灣民報》刊行的〈孫中山先生與北伐軍〉、〈新中國一瞥的印象〉等文,頗得佳評。
1935年,當局舉辦「市議員及街庄議員」選舉,黃旺成參加這個一半官選(官派)、一半民選的選舉,以他在竹塹的聲望,輕易以最高票當選。1937年,日本侵華戰爭爆發後,他「棄政從商」,但因涉及「新竹事件」,被日本人囚禁了三百天。
1945年10月10日,《興南新聞》(台灣新民報於1941年被日人要求改名)班底籌組、創辦了《民報》,他應聘為總主筆,重拾筆桿,批判時政,承繼了《台灣民報》的精神,繼續做台灣人的喉舌。
《民報》在1947年三月因「二二八事變」被查封,社長林茂生被約談後,一去不回,黃旺成也被認為在街頭演說,煽惑民眾,列為「三十要犯」之一,六十歲的黃旺成最年長。幸好,他化名黃青雲,買得船票,匆促由基隆避走京滬,逃出了是非之地,躲過一場浩劫。
翌年春天返台,由「二二八事變」時擔任新竹防衛司令的昔日學生蘇紹文將軍,代其擬具一份報告書給台灣省警備總司令彭孟緝,表示他當時是「正式向台北市警察局領給出境證旅行京滬,並非逃亡。」
1948年,「台灣省通志館」成立,黃旺成出任編纂及編纂組長,籌畫纂修台灣省通志,他曾說:「凡纂修志書的人,總須堅持冷靜客觀的態度,實事求是。倘若過於推想、敷衍,或加味政治意識,參予宣傳、激勵的作用,那就免不了有失實而違反編志的使命之嫌。」
黃旺成曾於1946年在台北市競選省參議員,被列第二候補。當選人王添灯於「二二八事變」遇難,遺缺由第一候補蔣渭川遞補。1949年,台灣省政府改組,蔣渭川出任民政廳長,黃旺成遂遞補登上省參議員之職。二二八劫後餘生的黃旺成,不但得以平反,且擔任議員,是原先料想不到的。他在職二年餘,為民眾說了不少話。
1952年,黃旺成再受聘為新竹縣文獻委員會主任委員,完成了縣志的纂修,於1957年呈請退休。
1979年3月3日,黃旺成以九二高齡仙逝。福壽俱全的他,一生行跡堪為台灣文教界、社會運動的先驅人物,而且在波瀾壯闊的大時代裡,還是一位逆流而上、不憂不懼的勇者。
◎本文取自台灣紀事(上)、《台灣百人傳》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