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

提倡「建設台灣話文」的郭秋生──0922歌謠講座後記

颱風甫過,感謝各位朋友熱誠參與昨天下午的「八十望春風和明年八十的雨夜花」講座,重溫優雅的台語歌調,講座中提到1930年代的流行歌曲,其歌詞可與「台語新詩」等量齊觀,應視為1930年代台灣新文學的一部分。而在當年台灣新文化運動中,極力主張「建設台灣話文」的就是郭秋生(1904–1980)。
郭秋生(後排右3)是大稻埕「江山樓」酒樓的經理,他致力於「台灣話文」的推動,撰有論文、小說、隨筆等。圖為他在江山樓接待韓國舞蹈家崔承喜時留影,前排左起陳逸松、蔡式榖、黃純青、崔承喜,中排左5為葉榮鐘。崔承喜師從日本「洋舞界先驅」石井漠舞團,台灣第一位男性現代舞者林明德即師從崔承喜,後來又在石井漠舞團習舞;舞蹈家蔡瑞月也是受石井漠舞團啟發,加入舞團習舞並成為一員。
郭秋生出生於1904218日,台北新莊人,筆名秋生、芥舟、街頭寫真師等;他在公學校接受日語教育外,還於私塾讀漢文,並曾內渡入廈門集美中學唸書。
二十幾歲服務於「江山樓」酒樓,擔任經理,而得以與流連其間的文人墨客結交。他在喧聒的酒樓,利用閒散時間進修與寫作,頗有成績,曾引起不少人慕名造訪,林獻堂即是其中的一位。
台灣新文學運動澎湃時期,他即投效其間,是《南音》雜誌社的同仁,「台灣文藝協會」成立時,他出錢出力,且為幹事長。
193177日起,郭秋生在《台灣新聞》發表一篇二萬餘言的〈建設台灣白話文一提案〉,分33回連載。他認為「台灣話文」的文字,還是要沿用漢字,反對當時蔡培火提倡的羅馬字,他說:「台灣既然有固有的漢字,……任是怎樣沒有氣(出)息,也依舊是漢民族言語的記號,……所以我主張台灣人不得放棄固有文字的漢字。」他提倡以現行漢字為工具來創造「台灣話文」,所循的原則是:

(一)首先考據該言語有無完全一致的漢字。
(二)如義同音稍異,應屈語言而就正於字音。
(三)如義同音大異,除既有的成語(如風雨)「呼」字音外,其他應「呼」語音(如落雨)。
(四)如字音和語言相同,字義與語義不同,或字義與語義亦同,但慣行上易招誤解者,均不適用。
(五)要補救這些缺憾,應創造新字以就「話」。
同年829日,在《台灣新民報》分兩期發表〈建設台灣話文〉,繼續申論其「台灣話文」的建設工作,需從基層下工夫,才能達到績效:
……然而,目前這種基礎的打建要怎麼作去,才有實質的效力?我想,打建的地點的確要找文盲層這所素地啦!
然而這種理想,在那一處可見呢?歌謠啦!尤其是現在所流行的民歌啦!所以我想把既成的歌謠及現行流行的民歌(所謂俗歌)整理,為其第一有功效的。……我知道這些民歌的蔓延力,有勝過什麼詩、書、文存、集等等幾萬倍。……
同年1114日,他在《台灣新民報》發表〈讀黃純青先生的台灣話改造論(下)〉提出「實行方法」為「組織一個機關從事調查、研究、著書、宣傳,這當然是絕對的無可疑義的工作,開講習會也算必要,聯絡報界這只可和自身的發展力相比例,請願書房制度確立、請願公學校置台灣語科,……提倡整理歌謠、民歌,並編趣味讀物,以迎合他們(文盲大眾)的心理,適應他們的環境,徐徐喚起他們的讀書慾。一面期待同志們:勿論是做詩、論(文)、短文、小說、盡試鍊之責,以創造優雅的台灣話,於是移淺入深,引進文盲大眾入文學的台灣話之域。」
為「實驗」他的「屈文就話」的理論,郭秋生於《南音》(193211日創刊,同年118日休刊,共12期)開闢了「台灣白文嘗試欄」,輯錄台灣歌謠、謎語、故事,並以雜文「糞屑船」來證明「台灣話文」是可以成立的。
郭秋生是「台灣新文學運動」的理論家、實踐家;他的作品雖不豐,但有論文、小說、隨筆等。小說為〈農村的回顧〉、〈死麼?〉、〈跳加冠〉、〈貓兒〉、〈鬼〉、〈王都鄉〉諸篇;郭秋生在當時報章發表的專欄「社會寫真」(台灣新民報)、「街頭寫真」(台灣新文學),膾炙人口。惜乎,光復後,棄文就商,從此擱筆,使他的文學生命短少了三十幾年。
本文取自紀事》和郭秋生有關條目。
◎〈望春風〉歌謠和電影,本部落格有多篇介紹,請利用右邊搜尋欄;〈雨夜花〉專文請

1 則留言:

  1. 您好
    我想聯繫莊永明老師
    詢問有關"大稻埕太平町街景"照片授權事宜
    已信件寄出貴版之聯繫信箱詢問
    是否可回復呢?
    謝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