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語詩徵求作曲者,歡迎來作曲。

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

台灣婦產科先驅──高敬遠

大稻埕的高產婦人科醫院外觀,中央拱圈下最左邊為高敬遠醫師。
大稻埕是台北近代史的大舞台、文化史的搖籃地,這裡曾經有過許多「台灣第一」的紀錄,本文要講的是「台灣婦產科先驅」高敬遠(1896-1983)於1920年在六館街開設的台灣第一家私人婦產科醫院──高產婦人科醫院。

台灣的婦產科最早是在1899年從台北醫院(今台大醫院前身)的外科獨立出來設科,時稱「產婦人科」,由川添正道擔任首任主任;1901年,「產婦人科」改稱「婦產部」。1907年,川添正道開辦專收台灣女性的的助產士講習生訓練,總督府醫學校(今台大醫學院前身)畢業的黃登雲、鄭承奎、方瑞璧三位台籍醫師,先後在川添氏領導下,成為婦產科「拓荒期」人物。

高敬遠,景尾(景美舊名)人,總督府醫學校第14屆生,和蔣渭水是同班同學,1915年畢業。畢業後奉職台北醫院,最初在齒科,後因產婦人科的方瑞璧辭職,該缺有三人志願填補,高敬遠為其中一位,第二任婦產科部長迎諧(台北醫院醫長兼)以高敬遠的成績較為優秀,決定錄用他進產婦人科時,曾對高敬遠說:
「你的年紀很輕,產婦人科周圍全是女人,尤其助產士、講習生都是年輕少女,你要教導她們,所以要特別謹慎。」

高敬遠於1919年蒙迎諧在醫長會議席上推薦當「醫官補」,相當於委任級醫官,是台北醫院第二位台籍的醫官補(第一位為翁瑞春)。迎諧曾表示自己之所以會提拔這位台籍後進,是因為「在醫院內之日人醫師們之中都找不出合格人員。


1920年,迎諧卸職赴英、法、美、瑞士等國考察歐美有關婦產科治療狀況(1922年復職),高敬遠亦請辭自行創業,考慮到大稻埕人口眾多,卻沒有專門的婦科醫師,該年八月,在六館街二丁目七番地創設台灣第一家私立婦產科醫院──高產婦人科醫院。

醫院所在原本是豐源典當舊宅(1922台北市町名改正,這裡改為太平町二丁目103番地),高敬遠以「沒有人敢問津之工作」來自況他的開業。開始時,確實遭遇不少困難,登門求診的婦人「來到門診而寧死不上內診台,憤然離去,連診費都不願付的事例;或者經助產士的苦勸勉強接受診療,後不悅而出,一去而不回頭的事例,並不稀奇。」

在當時社會觀念閉塞、保守環境之下的婦產科醫師,確實難為。然高敬遠並不疏懈,憑著他的醫德醫術,解決不少婦人的疑難雜症,口碑不錯。而且「非產婦人科不可的事例」,也因女子教育逐漸提高,漸有共識,高敬遠的工作,遂得順利成長,至1922年的報載,一年間患者六千名,有遠自對岸(指中國)來就醫者,對於貧困的患者,依舊施療。

1926年,高敬遠在鄰近的永樂町一丁目21番地(俗稱「六館仔」;今塔城街與南京西路交叉處)營建三層樓的小型醫院,擴充設備,可收容20名患者,於該年10月2日落成啟用,落成典禮在新建成的「高產婦人科醫院」樓頂陽台舉行,台北醫界、各界人士與會,曾任醫學校校長、台北醫院院長的「衛生總督」高木友枝博士代表來賓致賀辭。

而後,「開業醫師亦風尚上以專門科目開業」,依據高敬遠〈台灣婦產科之黎明〉,日本時代台灣各地較著名的婦產科醫院如下:
  1926年 張文伴 台北市「蓬萊產婦人科醫院」
  1930年 郭東周 台中市「東周產婦人科醫院」
  1930年 謝德貴 台北市「德貴產婦人科醫院」
  1933年 張乃賡 嘉義市「品芳產婦人科醫院」
  1935年 陳茂堤 台中市「茂堤產婦人科醫院」
  1935年 彭清靠 高雄市「彭產婦人科醫院」

有鑑於嬰兒死亡率高,1929年,高敬遠與呂阿昌、陳春坡等台灣人醫師向州廳提出申請籌設「台北看護婦產婆講習所」,講習所就設在高產婦人科醫院內。該年5月15日舉行開所典禮,醫學校堀內次雄校長、台北醫院院長、杜聰明等人與會,講習生共27名,講師除高敬遠外。還有呂阿昌、陳春坡、林家東、李騰嶽、何連養、洪長庚、葉貓貓等醫師。

在醫務之外,高敬遠亦潛心研究,1929年同時進入醫專(醫學校改制而成)杜聰明主掌的藥物學研究室,以及中央研究所衛生部杜聰明研究室。1932年,高敬遠發表〈臍帶賀爾蒙的生物作用〉論文,他的表現,實為台灣人在婦產科的研究上跨出了一大步。1934年,獲日本岡山醫學大學博士學位。獲頒學位不久,即以中央研究所囑託身分,赴歐美考察醫院及醫學校,並出席女性荷爾蒙國際會議,這趟七個月的出差,遊歷了11個國家,參觀了40所大學。

1937年,高敬遠出任台北市衛生委員,該年他發起創立「台北產婆會」並擔任會長,會所設於醫院內。1939年,又參與發起創立「台北臨床醫會」,該年底,獲選為官派台北市議員。光復後,高敬遠積極推動「中華民國婦產科學會」,後於1983年逝世,享年88歲。

◎本文整理自《台灣醫療史》

2 則留言:

  1. 高敬遠的媳婦,也就是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陳炘之女 ~ 高陳雙適,日前口述自傳《靜待黎明》新書發表,連結:http://5dollarscan.blogspot.tw/2015/02/blog-post_28.html。

    回覆刪除